首页 > 行业

家长维权无果 "神童梦"培训犹在有校区改头换面招生

2020-01-02 10:19:26      新京报


   事件回放2

  6月17日,新京报刊发《全脑开发培训乱象》特刊报道,曝光“全脑培训”培训机构为了招生“各显神通”,额头“吸”铁勺、蒙眼辨色、听音频提升大脑、看掌纹测天赋……在常人看来毫无科学逻辑的一堆“超能力”,都依附于“全脑开发”而生,它们也常常出现在一些全脑开发培训机构的招生宣传场景之中。

  一些家长执著于培养孩子成“学霸”“神童”,对全脑开发深信不疑,然而伴随着不少孩子学习成绩下降、“脑立方”频频被媒体曝光质疑、脑立方多个校区停课关闭后,家长们的“神童梦”逐渐破碎:这家机构号称的能让孩子“从繁重的学业中解放出来”、“显著提高专注力、记忆力”,可能是一场骗局。在这些培训机构中,脑立方北京朝阳校区“更名换脸”后仍在继续运行,并因业务拓展而另辟了新的校区,课程体系及名称与之前并无区别。事实上,这家总部在上海的“全脑开发”机构早在2017年即因无办学许可证而被停止办学。

  [回访]

  家长维权无果 “神童梦”逐渐淡忘

  时至今日,许荷脑中还会偶尔回忆这样的场景:入夜时,女儿蒙着双眼,在陌生的街头给自己带路,她能觉察到岔路临近,也会在转弯处侧身。王豫也在儿子身上见识过“超能力”:4个不同的色块悬在脑后,蒙住眼睛的儿子竟能一一识别。

  对于家长们描述的种种“超能力”,北京师范大学认知神经科学与学习国家重点实验室教授陶沙指出,人的感知有其规律,“蒙眼辨色”“蒙眼识字”不符合人类的感知原理,因此试图以此来实现脑智开发并不现实。

  脑立方北京东城及海淀校区关闭后,有家长逐渐意识到被骗,想讨债维权。“全脑开发”学习中断后,许荷女儿“蒙眼识字”的能力难以再现。而许荷并不热衷于维权和退费,只想给女儿寻求继续“全脑开发”的机会。

  但半年后,此事无果。除非重新缴费,否则没有校区愿意接受这个学生。许荷渐渐放弃,“没有结果,却耗费精力。”而另一位家长王豫仍在关注训练专注力的有效途径。作为医学博士,她企图寻找到有科学理论依据、专业并且适合孩子的课程或方法。“现代生活中,分散孩子们注意力的事物太多了。”

  “改头换面” 有校区仍在运营

  今年3月,记者到北京市多个脑立方校址探访发现,东城校区已被其他机构代替;海淀校址大门紧闭重新招租。12月18日,新京报记者来到北京望京大厦,这里是北京唯一“残存”的脑立方校区,但今年6月该校区也已拆下脑立方的招牌和标语,更名为“全智开”。

  记者在该机构看到,“全智开”仍主打“专注力、记忆力、想象力、创作力、自信力”训练,墙壁上悬挂着对不同课程的简介,包括“脑屏成像”、“波动速读”、“HSP心像力”“HSP创作力”等,上课方式也分为集训和复训,与此前脑立方的课程体系并无二致。

  该机构一位自称教学总监的老师称,“之前是与脑立方合作用了他们的体系,后来我们将课程做了改进升级,并且独立出来了。”该教师表示目前该机构有300余学生,并在附近另辟了新校区。

  (为保护受害人隐私,许荷、王豫均为化名)

  发现本站文章存在问题,烦请30天内提供身份证明、版权证明、联系方式等发邮件至kf#qinbei.com(发邮件时请把#换成@),管理员将及时下线处理。

相关阅读

    无相关信息